我不如起个磨刀石的作用,能使钢刀锋利,虽然它自己切不动什么。

鹙蚀/鸟虫/Erosion 称呼随意
轰出/爆常/锤基/sk/贱虫/双龙组/芥敦/社乱 不逆不拆
目前主原创
喜欢脑内产粮,梦想是咸鱼翻身

【正确的KADO】【abo】殊途同归(1)【退坑】

●ooc有

●肉有估计在后面出没

●这话质量low爆再也不用电脑码了

●食用愉快

血光冲天,视野遍及之处一片荒芜,前线激烈的交战声响彻天际。这场打了数月之久的仗,眼看其他星系的国家前来支援联邦,帝国明显处于下风,战线随时有崩溃的可能。

 

“真道幸路朗上将,前线又有一批敌人到来,战力明显强于先前的。请下达指令。”

 

“我们硬上以少敌众可能性是很少的,只能尽量拖延时间,等待支援。”真道皱眉,盯着光屏陷入了沉思。

 

“那么指令是……?”

 

“将剩余战士分组前往前线,以拖延时间为目的,伤亡降低到最小。”

 

“是!”准尉行了军礼,便匆匆离去了。

 

“真道。”

 

真道偏头,看向身旁的扎修尼纳。

 

“让我去,强劲的敌人需要强劲的对手,我会拖住他们的。”

 

“不行,前线相当危险,你如何保证在拖延时间的情况下全身而退,”真道顿了顿。

 

“何况这次敌人实力不容小觑,我们所处星系以外的国家实力未知,行动需谨慎。”

 

扎修尼纳欲言又止,眼中光芒闪烁不定。真道又将注意转向了光屏,进行数据分析和策略拟定。

 

“我明白了。”深吸口气,背后透着坚定的气息。

 

舱门打开,又关上。半晌,真道猛地抬头,眼中闪过一抹惊慌。

 

打开传呼器,“紧急命令!严禁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中将进入机库!严禁放行!”

 

对方传来答复:“但是……真道幸路朗上将,在您发出紧急通告前,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中将已驾KADO离开……”

 

“该死!”挂断了传呼器,真道的怒气久久不能消去。职守在身,他没有任何理由在这非常时期丢下舰队不管。一边是关乎好友性命,一边关乎帝国安危,但无论是谁都会选择后者。

 

前线炮火仍未停歇,不断有战士伤亡,敌方也好,己方也罢,不断地战斗,没有终止。

 

千钧一发之际,扎修尼纳驾着名为KADO的机甲赶到了前线,手持光刃,为奋力还击战士挡住了一击。闪躲,跳跃,有着优秀驾驶机甲能力的扎修尼纳稍微扭转了一下局势,但还是远远不够,所属联邦的驾驶机甲的战士能力不是白给的,双方僵持着,暂时达到了拖延时间的目的。

 

前线处天空出现了几艘舰艇,数驾机甲俯冲而下,侧身躲过一击光刃的扎修尼纳瞥了眼面前的光屏。

 

形势不妙啊。

 

“真道幸路朗上将,紧急情况,前线敌人增援!”

 

“立即将他们召回!”

 

驾驶舱内,扎修尼纳闻令,皱了皱眉,切断了传呼器,无论那头的人怎样嘶吼,他都听不见了。驾驶舱内一片寂静,操作盘上的按键闪着微弱的光,又一处爆炸的火红光亮将KADO染得血红,如怒放红莲。

 

这下,可以好好地战斗了。

 

“亚哈库伊·扎修尼纳!”

 

前线崩溃,伤亡惨重,无一人沿途归回主舰。生还者,被押回联邦军部作为战俘叩问。

 

星历3014年,帝国与联邦进行了时长数月的交战,加之其他星系支援联邦,帝国大败,战士伤亡惨重,部分地区被占领,军力被急剧消减,新帝登基,内外动荡不堪。

 

“陛下,恕我直言,即使伤亡惨重,您也应下令将本次战争的战俘讨回。”真道笔挺地站着,一如上层贵族。

 

“不过是战俘而已,无需耗费多余的精力在他们身上。”新帝不以为意,真道听了皱了皱眉。

 

“但是陛下,这其中有许多优秀的将士,如果对他们置之不理,对我国军部来说也是一大损失。”

 

“真道幸路朗上将,请看清你的身份!”

 

“万分抱歉,陛下。”

 

真道退了出去,心情沉重。转头望向东面,是太阳升起的地方,也是希望陨落之处。

©吃货啾 | Powered by LOFTER